央视《焦点访谈》聚焦中南传媒:守主业 创力作

来源: 央视网 作者: 时间:2017-07-14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腹有诗书气自华”,这是古人对书的追求,而在信息社会的今天,读一本好书依旧是精神世界美妙的邂逅。书是人类智慧的结晶,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一本好书,可以增长知识、开阔视野、启迪思想,让人努力奋斗而又气定神闲。而这一本本的好书,既是作者的匠心独运,更是出版人的慧眼识珠。那么,这些书是怎么诞生的?它的背后都有哪些故事?我们就从中南传媒出版的几本书说起。

  “前丁丑年,当余在英时,见西人创一种传声筒,曰德利风”(清·张德彝《五述奇》),这个名叫“德利风”的传声筒,其实是英语telephone的音译,就是我们用的电话。在清末的人看来,却是一个国外的稀奇物件。当时,一批又一批的中国知识分子走出国门看世界,留下了大量像这样的见闻感悟。这样一批数量巨大、极具历史价值的珍贵史料,在现代出版家钟叔河先生的抢救性挖掘整理下,变成了《走向世界丛书》。上世纪八十年代,这套书先后出版了35种共10册,轰动一时,甚至得到了钱钟书先生生平唯一一次主动作序。这套书本来计划再编辑出版65种,然而,因为种种原因,就再也没有面市。直到2013年,事隔三十年后,岳麓书社开启了续编计划。

  这并不是一套大众畅销书,编辑时间长,市场效益可以想见并不会好,然而,岳麓书社依然决定不计成本地将它做出来。三十多年过去了,钟叔河先生已是八十多岁的老人,当年参与的编辑有些也已经退休,谁来做这个耗时好几年的编辑工作呢?他们能不能坚持下来呢?重任落到了鄢蕾和其他几个年轻人头上,巧合的是,鄢蕾的父亲鄢琨正是当年参与那10册初编版的编辑之一。

  女儿鄢蕾从小耳濡目染,大学毕业后,放弃了原来所学的法律专业,转而接过了父亲的衣钵。批注、校对、索引、译名翻译,工作琐碎,但鄢蕾却如父亲一样,潜心钻研古文,从接手续编到如今出版,整整四年时光。

  对于一名图书编辑来说,书出出来,才是价值的体现,对于个人来说,经济效益也只有在那时才能获得更多,然而,像“走向世界丛书”这样的大部头书,怎么样能让这些一腔热血的年轻编辑稳下来、坐得住呢?

  要编有价值的书,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这个理念在岳麓书社所属的中南集团内根深蒂固。集团运用多种方式鼓励出版社编精品,一方面,在集团层面设立重大出版工程专项资金,对重点项目给予资金配套,两次运用上市超募资金给出版社资金补充,支持出版社做强做精图书。另一方面,在社会效益优先的前提下,中南传媒建立了差异化考核体系,突出社会效益考核,对出版社利润年增长率考核目标降到了2%左右,一些出版社甚至可以零利润增长。正因为这样,中南传媒才能够打造《湖湘文库》《延安文艺大系》《历代辞赋总汇》《走向世界丛书》等这样一批有集成意义的重点文化工程书目,获得的各种出版奖项数量位居全国前列。

  这是湖南文艺出版社举行的一场针对刚刚发行三个月书的总结讨论会。这本书很特殊,是针对袁隆平的报告文学,名叫《袁隆平的世界》,特殊之处在于,袁隆平对于国人来说,再熟悉不过,市场上同时期已经有二十多本关于袁隆平的书了,这本报告文学并非编辑整理,而是一本原创报告文学。

  在同质化严重的图书市场,湖南文艺出版社为什么要做这样一本书呢?

  从立项,到约稿,期间不断沟通,作家实地采访,反复核实考证,这样一种长达四年多的原创过程并不容易,和编辑现有版本相比,市场风险也大很多,但是,湖南文艺出版社依然选择了做原创。在这本书里,有袁隆平青年时代刻骨铭心的初恋,有团队探索的艰辛和喜悦,有杂交水稻科学探索历程的第一次公开,有转基因疑云的辨析与厘清。最后的市场反应表明,这样一部下功夫做的原创报告文学,不仅读者十分买账,首次印刷的34000册销售一空,又加印了6000册,还得到了文学界、科学界的一致高度评价。

  坚持原创文学,培育原创作家,是湖南文艺出版社的重要发展战略,它也被称为“南中国原创文学基地”,从这个基地中,孵化出了大量畅销书,销售额以年均28%的速率递增。

  然而,无论是出好书,还是推原创,目前的出版业面临的一个巨大挑战就是来自于互联网数字化。纸质书的读者在慢慢减少,数字化浅阅读行为在增多,如何把读者留住,如何把读者吸引到书面前,是一个难题。中南传媒旗下的出版社进行了探索。在四大名著的每一个章节旁印上二维码,扫一扫你就可以听到来自于国内名家的精彩演绎;而在教辅书上,每一题后的二维码都对应了生动的解题方法。“贝壳网”是湖南教育出版社旗下的出版数字融合平台。在这里,可以选择数字化教辅材料,可以听到相应的各式各样的名师解读,还可以看到不同的影视演绎。

  对于一个上百亿规模的大型企业来说,是选择专业发展还是多元发展,是世界上所有大企业的难题,究竟要不要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中南传媒经过反复论证,依然决定选择以出版为核心,严格控制在文化传媒产业领域的发展战略,坚守出版主业,无论是资金,还是投资项目都向出版主业倾斜,而在内部管理上,不论是鼓励潜心编巨著,还是激励原创,或者是融合发展,都以编辑好书为导向。

  这样的坚守主业,带来的是中南传媒利润年均增长近20%,市值居出版上市公司首位,连续9届入选全国文化企业30强。

  一百多年前,中国知识分子带着好奇的眼光去探寻世界,把西方的文明引入中国,一百多年后的今天,一本本来自中国的图书也将中国文化传播到全世界。除了传统的版权贸易,中南传媒还开创出了一种对外传播的新模式。

  这是7月11日,中南传媒为南苏丹印制的第一车课本到达南苏丹时工作人员们的留影。印制课本,只是中南传媒对南苏丹综合性教育援外项目中最基本的一项内容,而正在筹划中的,还有组织全国最好的教师团队为南苏丹的小学英语、数学和科学三个科目量身打造成体系的教材。

  中南传媒连续九年入选全国文化企业30强,源于其始终把社会效益放在首位,始终坚守出版主业。坚守出版主业,需要保持战略定力,深耕文化传媒产业;需要推进资源聚焦,把资金和项目向主业集中;需要强化统筹引导,对导向管理、内部资源进行整体安排。这么看,做好主业并不容易,需要耐心、恒心和信心。但只有把主业做好,才能出更多的精品力作,才能更好地传承文明、传播科学、传输正能量,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双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