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版湘军征战法兰克福 龚曙光谈拯救阅读

来源: 红网 作者:杨帆 时间:2016-10-25

  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先生(中)对话法兰克福书展副总裁柯乐迪女士(右)。

  来势汹汹的数字出版技术,真的是传统出版面对面的“敌人”吗?在互联网娱乐步步进逼的当下,出版人应当如何捍卫本属于阅读的空间?当地时间10月19日,法兰克福书展开幕首日,商务俱乐部迎来了一位来自东方的重量级嘉宾,他就是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先生。面对主持人、法兰克福书展副总裁柯乐迪女士与在座的各国听众,龚曙光先生以“阅读的拯救”为题,阐释了他对阅读和出版的独到见解。

  龚曙光:这次我要讲的主题是阅读。之所以要谈阅读,是因为近两年我在奔走于世界各地、和很多出版企业的管理者交流时,深切感受到了他们对出版未来的一种共同担忧——几乎所有的管理者都在谈论电子书、图书电商,就在半个小时前,我和德国最大发行集团的CEO见面,谈的也是这些话题。但这些话题在我看来有点像中国古人所说的杞人忧天——我要告诉大家的是,今天传统出版所面对的最大敌人不是电子书、图书电商和无处不在的自出版,而是在线娱乐及其所衍生出的林林总总的娱乐产品。

  本质而言,互联网为出版带来的便捷远远少于其为娱乐带来的便捷。从某种意义上说,互联网是属于娱乐的。在欧洲,对电子书和电商仍存在税收等多个方面的限制,这使得欧洲的读者目前还无法完全享受到它们的便宜和便捷。但在中国,这种限制并不存在,可以说中国读者从数字技术中享受的福利是位居世界前列的。在传统的纸质图书正越做越精美、越做越深刻、越做越好读的同时,中国读者还拥有无处不在且十分廉价的电子书,我们的阅读环境是如此的优美而方便,但可惜的是,中国读者的绝对人数仍一年少于一年。我相信中国阅读的今天,也将会是欧美乃至世界阅读的明天。

  拯救阅读当然不仅仅是出版界的事情,对于世界上的每个国家而言,它都应该是一个系统的工程。它要依靠政府的倡导、国家政策的支持、有识之士的呼吁与教育等各界的努力。只有各个领域通力合作,才可能拯救整个社会的阅读状况。作为全国人大代表,我也曾经不止一次谈到全民阅读,呼吁政府为阅读提供更好的环境。目前看来,这种呼吁正在渐渐变为政策现实。但是作为出版界的一员,我认为出版界应该做些什么来拯救阅读,仍是每个出版人都不应该回避、也是没有办法回避的课题。

  柯乐迪:谢谢您刚才分享的观点。我们知道中南传媒是中国一家很大的出版集团,那么对于拯救阅读的方式,您和您的集团有怎样的思考和动作?

  龚曙光:对于推进阅读,不同的人可能会有不同的选择和做法。对中南传媒来说,我们着重从两个方面努力,为阅读贡献所有可能的力量。

  首先是推动原创以增强出版的当代性。互联网对于整个人类文化的切断性是非常强的,成长在互联网时代的一代人乃至几代人,与传统文化间的隔膜会越来越深。中国的“80后”“90后”乃至“00后”,就是这样的一代新人,他们只熟悉自己当下生活的环境,只对反映这一环境的作品感兴趣。如果没有原创,不能让他们在出版物中找到自己熟悉的生活、认同的价值观,就会将他们推离阅读。

  第二点是跨媒体融合发展,增加阅读的多元性。我们今天所面对的,是一个互联网乃至未来物联网让出版物无所不在的时代。在互联网上,阅读和娱乐间永远存在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面对娱乐的攻势,我们有没有意志、有没有力量作出改变以适应环境,满足读者,将决定这场战争的输赢。在这方面,中南传媒的许多努力已经初见成效。我们不仅在传统出版上继续发力,而且还创立了一批互联网出版企业,同时我们也在推进与国际知名大集团在互联网阅读、发行和版权交易等领域的合作。具体而言,我们已经拥有三家数字教育公司,年销售总额超过了十亿元人民币,同时我们拥有两家垂直型的资讯网站,营收也超过两亿元人民币。我们目前也正在和一家国际集团联合组建在线版权交易平台,还将和欧美的一些公司就在线阅读开展合作。

  柯乐迪:在欧洲,有很多以阅读推广为目的的基金会,会举办或赞助很多阅读相关的活动。在阅读推广领域,中南传媒都做了哪些具体的活动或项目?

  龚曙光:在这方面中国和欧洲的习惯可能不太一样,相较遍布欧洲的阅读基金会,在中国做阅读推广,更多地体现在每个企业具体的资助或捐赠上。比方说中南传媒每年要为贫困地区的孩子捐赠价值五千万元人民币的图书;还向教育等各种公益基金会捐赠数千万元来推动孩子们的阅读;我们还为贫困地区的学校捐赠教室、图书室、电子阅览室等;我们也设立了自己的公益基金——“晨基金”,来具体实施这些公益活动。

  柯乐迪:很多中国的出版社目前正在积极地引进图书版权,但我们并没有看到太多中国的版权卖到国外去。中国有很多值得推广的文学作品,中国出版机构的实力也愈发强大,理应具备版权输出的实力,对此您怎么看?这种现象因何产生,要如何解决?

  龚曙光:开句中国式玩笑——家里日子好过,谁还愿意出去闯?昨天在机场我就感叹:一届法兰克福书展,能出现这么多中国出版人的面孔,说明中国出版业的日子过得还不错。在这种环境下,目前部分出版机构可能缺乏向海外扩展业务的动力。

  造成这个现象的另一个原因是:我们对西方文化的认同、尊重和了解,目前已远远超过西方对中国文化的认同、尊重和了解。在这方面所形成的逆差正在缩小,但彻底的改变还需要时间,尽管这不是一个出版行业能单独解决的问题,但在这个方面,中国出版人责无旁贷。

  在谈到这个问题时,我还想特别地强调:把一种历史悠久、而且生生不息的中国文化提供给全世界的读者,既是中国出版人的使命,也是全球出版人的职责,因为当今世界的发展已不能缺少中国文化。目前,包括中南传媒在内的更多的中国出版企业与世界各大出版集团的合作,既是为了引进各个国家的优秀文化,也是为了通过这种合作的渠道让中国文化走出去,以恢复世界文明版图的完整性,优化全球文化的生态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