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传媒排名全球出版50强第六位 龚曙光:靠的是做出版的定力

来源: 红网 作者:任殿顺,徐海瑞 时间:2016-09-02

  8月24日,北京,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发表《纠缠的前行》主题演讲。图/记者辜鹏博

   “2016全球出版50强峰会”8月24日在北京举行,峰会发布了2016年全球出版企业50强排名,中国有5家出版企业跻身榜单。其中,中南出版传媒集团排名全球第六,领跑国内出版企业。
  “能跻身全球50强并位列第六,中南传媒靠的是一心一意做出版的定力。”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中南出版传媒集团董事长龚曙光峰会现场接受记者专访时说。他同时表示,“排名有自己的指标选择,并不代表一个出版机构每一个方面都比别人强,中南传媒未来的方向是立足中国走向世界,把产品、市场、文化影响力推向全世界。”
 
补齐短板,与世界一流出版企业比肩
  潇湘晨报:中南传媒在最新的“全球出版业TOP50”排名中,位列全球第六位,位列国内出版集团第一。这个排名,是在您的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
  龚曙光:从去年开始,中南传媒被纳入“全球出版业50强”关注的视野,去年排第七,今年又上升一位。从经济体量来讲,我对今年的排名没有意外。在2015年,中南传媒的经营状况和产业格局都在往前走,作为一家上市公司,大家(包括国外的上市公司)都很清楚我们的财务状况。但同时我又有些意外,意外的是全球出版业在2015年整体增长很有限,有些集团甚至还出现了下滑和倒退。第二个意外是,中南传媒是一家中国内陆省份的出版企业,只有几十年的历史,和国外老牌的出版集团相比,我们的历史不长,近年来发展速度相对来说快一些。但快到了世界第六,这个速度也出乎意料。
  两个意外叠加在一起,其实我的心情还是有些复杂。首先,当然是为自己企业的进步而欢欣,也为中国企业能够被世界所重视,甚至拥有一定的话语权而高兴。但同时,我又觉得这种排名总有它自己的标准,可能这个标准重视经济体量,重视出版规模,但相对来讲,可能弱化了一些影响力的评价。跟国外一些老牌的出版集团相比,我们在国际出版界和文化界的影响力还有差距。
  因此,我们应该清醒地认识自己的短板,把短板补齐,才可能变得理直气壮,变得没有太多瑕疵。其实,中国这几家出版集团谁排在前面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这些进入了TOP50的企业,都应该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短板,进而在比如经济指标、传播能力、国际影响力等多个指标上,都向世界任何一流的出版企业去比肩。
  
出版企业,一定要做内容制胜的赢家
  潇湘晨报:中南传媒近些年一直保持着高速的增长,今天取得全球排名第六这样的成绩,有什么经验能跟行业分享一下?
  龚曙光:经验谈不上,只是我们的做法,用通俗的话来说,中南传媒该做的事情都做了,不该丢的事情一样没丢。哪些是该做的?在别人还没有确定要不要做互联网时,我们战略已经很清晰了;在别人还在犹豫时,我们已经投了大量互联网项目;在别人开始投互联网时,我们的绝大多数互联网企业已经有营收了。像天闻数媒,如今每年有三四个亿的营收,几千万的利润;我们的快乐老人报微信公众号矩阵群,最多的已有200多万粉丝,少的也有几十万粉丝。
  哪些是不该丢的?很多企业认为传统出版没有做头了,跑去做游戏、做物流、做外贸时,我们从来没有把传统出版丢掉。我们非常清晰地认识到,在一个技术左右世界的时代里,技术为王是必然的,但技术竞争白热化了,内容就会为王。技术为王是“先声”,内容为王一定是“后手”。传统出版企业做不了先声,我们不可能成为一个纯科技驱动的公司,但我们在技术竞争的背后,要做内容制胜的赢家。在这点上,四五年前我提出“振兴传统出版”,大家突然觉得不认识龚曙光了,因为我从来都是互联网出版最积极的倡导者。之所以倡导“振兴传统出版”,是因为我看到很多人已经把传统出版丢了,在这时候,他们丢掉不是垃圾,而是金子。
  今天我们一家地方集团,排到全球出版50强的第六位,排在中国各家集团的最前面,其实原因很简单,我们是靠一心一意坚定做出版排进去的,我们做互联网也是为了支撑出版,而不是把出版扔掉。一方面我们是在为未来播种、培植,一方面我们牢牢抓住过去赖以生存的基础,让它持续地增长,这些年我们的图书品种在增加,畅销书在增多,“走出去”在增长,整个集团规模持续扩大,而且毛利率仍然保持很高的水平。
 
平稳发展,将成中国出版业未来主流
  潇湘晨报:中国共有5家出版集团进入TOP50,您如何评价这份榜单所反映的全球出版业的格局?在全球出版业整体表现低迷的大环境下,中国出版企业持续保持增长的根本原因又是什么?
  龚曙光:相对全世界来讲,可能未来中国出版企业的增长率还会高一点,但是也高不了多少。我个人并不认同中国出版业未来还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至少在目前介质不发生根本性革新,国家政策不发生根本性变化,资本格局不发生重大重组的情况下,我估计中国出版业每年的增长速度最多高全球出版同行两个百分点,未来平稳发展恐怕是主流。
  整体而言,中国的出版企业在“全球出版业50强”中,保持10%左右的席位(即5家左右进入榜单)应该会是一个常态,不太可能超过20%。因为从目前我们的出版规模来看,占不到世界20%的水平。
  那么未来,我们还能不能持续保持高增长?我认为高于全球平均水平是有理由的,但大幅度高于全球是缺乏理由支撑的。
  第一,中国政府比以往下了更大的力气推动全民阅读,伴随着整个社会对阅读事业的重视,图书的销量还是会增加的。当然,提倡全民阅读,并不一定就是要全民买书,我们要区别“全民阅读”和“全民买书”的差异,因为我们还有那么多公共图书馆,每个人家里还有那么多买了还没读的书,倡导全民阅读并不等于倡导全民买书。
  第二,教育改革所带来的教育体制的变化和教育内容的变化,会带动整个教育出版板块的增长,这种增长是一种政策性的增长。教育改革会带来教育大纲的改变,对整个教材体系、教辅体系,乃至整个教育体系相关的阅读品种都会产生影响,对整个出版产业来讲,这无疑会带来增量。
  第三,少年儿童图书板块会持续保持增长。受到“二孩”政策的影响,中国的儿童数量在未来一段时间是会增长的,这会带来对少儿图书需求的增长。此外,中国年轻一代家庭更为重视对孩子的教育,与教育相关的支出也在不断增长。就像现在家庭对孩子玩具的投入增长一样,未来对于少儿图书的投入一定也会增加。
  当然,有增长的板块,也一定会有下降的板块。我认为,大众出版中有些阅读是娱乐性的,它不是欣赏性的,也不是学术性的,这种阅读在未来会呈现下降趋势。受众会打游戏去了,进电影院去了,追网剧去了,或者看网文去了,这一部分满足娱乐功能的出版物是会下降的。
  综合所有因素,我认为中国出版业未来的增长会高于全球平均水平,但高出的幅度不会很多,这个趋势可能会保持十年左右。